您还记得多少俏皮的北京话?


您还记得多少俏皮的北京话?

老北京人幽默,话也幽默,就跟听故事差不离儿。平日里,北京人管愁眉苦脸叫“一脸旧社会”;要说这人相貌不咋地是“对不起观众”或“有碍市容”;玩麻叫“修长城、码长城”。同时北京话俏皮中还透着点“娱乐”。

比如:“您当真求他哪,到裉节上丫褶溜子,咱哥们儿就压根儿没给丫当回事儿,等丫醒过篡儿来。这(zhèi)辈子丫就栽了。等丫再装孙子,晚了!”。“咱可是撒尿和(huó)泥长大的,要老为这点事日咕,那可忒没劲了。”您瞧,都是在数落人,这话里话外的透着俏皮和点儿浪当的劲儿。

老北京人幽默,话也幽默,就跟听故事差不离儿。

平日里,北京人管愁眉苦脸叫“一脸旧社会”;要说这人相貌不咋地是“对不起观众”或“有碍市容”;玩麻叫“修长城、码长城”。还有一些过去有些政治意味的词,也用到了生活中,象什么反动、汉奸、苦孩子、苦大仇深和水深火热之类的,这些个词儿,在当年王塑、冯小刚、葛优的作品里常见。

北京人抱团合伙,有股子两肋插刀的哥们儿义气,再加上老北京人特有的豪横,仗义、够哥们儿、豁得出去、铁、磁、瓷器等够朋友的词是应运而生。相反鸡贼、褶溜子、溜肩膀、掉链子、抠门儿、小心眼儿、小家子气说的另一些不够朋友的主儿。

在北京话里,还有些挺有意思的词儿,象什么拔份儿、拔个头份儿、放份儿、扎势、摆谱儿、派头、气派、跌份儿、丢份儿、掉价儿、栽面儿。

老北京人还愿意把罗嗦的名词简洁化了,最常见的是“不知道”仨字,在北京人最里,常常听到的是把中间的“知”字给省了,听到的是“不道”。还有“老”和“爷”也是如此。

比如:“老莫是指“莫斯科餐厅”、老柴是前苏联的“柴可夫斯基”、老日您别误会说的是“日元”,老三是说“第三产业”、老个是“个体私营”、老倒儿是倒爷、老冒儿是说这人“傻冒儿”;老泡儿现为老炮儿,是说人家泡在家里或不上班的主儿,引申为曾经辉煌过的中老年人,至今保持着自尊和技艺。

老北京人诙谐幽默、爱损人是天性,这话里也就带出来了。一个“爷”“爷”字既有敬意,也有“贬义”。如:“侃爷”、“倒儿爷”、“款爷”、“息爷”、“托儿爷”、“股爷”,还有佛爷(盗窃的人)、氓爷(耍流氓的人)、柳儿爷(玩弄女性的人)、冒儿爷(同傻冒儿)、板儿爷、的爷”等,这类词语极有特色。

北京人“能说会道”,北京话有时“贫嘴呱舌”,您比如:“白话(huo)”、“嚼舌头”、“贫嘴”、“碎嘴子”、“闲话”、“扯淡”、“扯臊”、“扯闲篇儿”、“云山雾罩”、“耍嘴皮子”、“满嘴跑舌头”、“神聊”、“海哨”、“胡抡”等,都是说的这码事儿。

“玩”也是北京话里的特色,如“玩儿去”、“玩儿闹”、“玩儿活儿”、“玩儿稀的”、“玩主”。但进入与时俱金进后,北京话也“玩”出了新词儿“玩儿车”、“玩儿邮票”、“玩儿股票”、“玩儿深沉”、“玩儿潇洒”、“玩儿智慧”、“玩儿语言”、“玩儿文化”。等些个“玩”累了,就该有别的了,如:“嗑蜜”、“挎蜜”、“泡妞儿”、“小蜜”、“花老爷”,说了归齐,还是“玩”。

有人说,北京人说话爱加“儿”音,的确如此。但凡事都有个规矩。告诉您凡是北京话里加“小”、“少”、“细”的加个儿音一准没错。就拿“小”来说,比如您姓张,年轻的时候,管您叫“小张儿”,等老了就不能这么叫了,得叫“老张”。话说回来,等老了再加儿音,叫您“老张儿”,叫着和听着都不是这回子事儿。

还有小狗儿、小车儿,等大了、老了就得说是“老狗”、“老爷车”了。再如“看你的腰吧,细得像根儿绳儿似的”。用侯宝林大师的话说,凡加儿化韵的话都有一种小巧、亲切的感觉。还有就是“冰棍儿”,一听就不大,“如果说‘冰棍’就不好听,那冰棍大得是不是要两人扛着吃啊?整个一“装坤”!

老北京的腔调、词语要“歇菜”了,没多少人说了,可能也就是我们这些喜欢她、爱她的人还在回忆和说着,就如同鲁迅一篇文章的题目“为了忘却的纪念”吧。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好玩的儿化音,能读懂的肯定是北京人

      北京人对儿化音再熟悉不过了,儿化音这东西变幻莫测毫无规律可循。外地人很难掌握儿化音,常常会出现东直门儿、西直门......

    发布时间: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北京人天天会说,但真不一定会写的40个字

      总有朋友认为自己人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就一定能熟练运用北京话,实际真不是这样!不信?您看! 北京语言博大精深,......

    发布时间: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