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王府何其多,如今竟成大杂院?


清代王府建筑的精华,几乎集中于北京。随着岁月流逝,北京王府的数量日渐减少,目前相对保存完整的仅有十几处。

W020160907335521564040.jpg

▲孚王府内的石狮子

保存完整王府仅有十几处

清代王府建筑的精华,几乎集中于北京。

由四重城郭构成的古都北京,中心是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和皇城,外部的内城和南侧的外城多是青砖灰瓦的百姓院落,而在内城城墙与皇城城墙之间,则坐落着一座座格局严整的王府建筑。这些宏大的建筑,上承皇家文化,下连市井脉动,和古都其他建筑杰作一同构成了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所说的“世界现存中古时代都市之最伟大者”。

清军入关后,实行“旗、民分城居住”政策,规定北京内城只准八旗居住,余皆迁往外城。从现在的北京地图来看,当年的北京内城,也就是如今的地铁2号线环线以内。

清代共分封了约百位宗室、百位满清贵族、百位蒙古族贵族以及汉族贵族。因此,北京内城出现了一大批品级不一的王公贵族府邸,粗略统计,约270多座。

据《大清会典》记载:“凡亲王、郡王、世子、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的住所,均称为府。”其中亲王、郡王的住所称王府。达官显贵即便有尚书、大学士、军机大臣等头衔,其住所也只能称“宅”或“第”,否则属逾制。如此严格地说,北京内城能称作王府的也就50座左右。比如,礼亲王府,位于西安门外西皇城根。裕亲王府,位于台基厂北口路东。怡亲王府,位于东安门外帅府胡同。克勤郡王府,位于新文化街西口路北。

随着岁月流逝,北京王府的数量日渐减少,目前相对保存完整的仅有十几处。而在十几座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王府中,除恭王府历经近30年的腾退修缮后对社会完全开放外,其余则大门紧闭。

北京王府的实际情况,涉及大量历史遗留问题。因此,短期内迅速解决并不现实,但把握好文物保护这个关键,已越来越成为共识。换言之,在北京王府腾退和保护的时间表上,保护具有当仁不让的优先权。

具体而言,在保护的前提下,研究并制订北京王府的保护利用规划,据此逐步制订占用单位、住户外迁的时间表,已成为需要直面的现实考题。

眼下的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政策走向已无悬念,产业结构升级和城市格局调整的机遇正在凸显。这股东风,能吹开北京王府紧闭的大门吗?

有的王府甚至成了大杂院

“北京共有十几座王府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除恭王府对社会完全开放外,其余王府都被相关单位占用,有的王府甚至成了大杂院,亟待保护和腾退。”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告诉记者。

2016年1月,在北京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孔繁峙提交了一份关于北京市王府保护和开放的提案。尽管困难重重,但他认为现在也出现了破解历史难题的机遇。

孔繁峙所说的“有的王府甚至成了大杂院”,孚王府可谓典型之一。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孚王府现在就有居民近400户,安全隐患非常严重”。

孚王府位于朝阳门内大街137号,最初是怡亲王的新府。康熙第十三子怡亲王允祥当年全力辅佐雍正继位,允祥去世后,原王府改为“贤良寺”,雍正另赐新府给其后人,新建的怡亲王府,就是现在的这座孚王府。

怡亲王是大清帝国第九位“铁帽子王”。在慈禧太后发动的“辛酉政变”中,第六代怡亲王载垣被慈禧太后夺爵后自尽。府邸被朝廷收回后,转赐给孚郡王奕譓,奕譓是道光皇帝第九子,所以孚王府也称“九爷府”。

辛亥革命后,昔日的王公贵族纷纷变卖府邸,孚王府被卖给奉军参谋长杨宇霆。此后几经转手,孚王府先后“变身”为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日本“协行社”、国民党特务机关“励志社”等。

孔繁峙告诉记者,如今,孚王府的使用单位有研究所、图书公司、出版社等数家,这些单位还安排了近400户居民在此居住,“新中国成立初期,北京作为首都,很多单位缺少办公的地方,当时并没有文物这个概念,于是就占用了王府等古建筑。”

“由于王府空间比较大,所以要么做了机构,要么做了机关,要么做了研究所、学校,居民都是后来逐渐搬进来的,加上工作人员结婚生子,住户就越来越多了。”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主任孙旭光告诉记者。

近日,记者前往孚王府实地探访。

一进孚王府大门,只见王府“狮子院”已变成停车场,停满了小汽车。院子东北角10个大垃圾桶一字排开,堆放着各种生活和建筑垃圾。

孚王府是一座非常标准的按照大清规制修建的王府,中、东、西三路建筑中,中路文物建筑基本上保留了原有格局。五开间的正门,镶嵌着纵九横七63颗门钉。主殿银安殿覆盖着绿琉璃瓦,虽然屋顶长满荒草,王者气派依然扑面而来。东西配楼上,挂着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等单位标牌,是单位办公用房。

正门院内设有一个篮球场、一个羽毛球场以及一张乒乓球台。东、西两路四合院已成大杂院,电线横七竖八,古树摇摇欲坠,经年累月私搭乱建的平房、楼房“蚕食”了院落的空间。曾有媒体报道,2010年11月,孚王府西院一处私搭的棚子深夜突然起火,因为房屋密集,消防车无法抵达火场,消防员只能从院门口架设水带来灭火。

王府腾退保护有了好机会

经过大半个世纪后,如今京城每座王府的占用情况都十分复杂,不同的主体对产权都有各自诉求。不论是占用单位还是住在王府里的单位职工,要搬迁的话,涉及资金相当惊人,“单纯依靠北京地方的力量是无法解决的。”孔繁峙说。

“这些问题,过去也提了多年,当时解决起来有很多困难,为什么又再次提出来呢?”孔繁峙表示,原来的难题依然存在,但是,目前北京正在实施非首都功能疏解、产业结构调整和老城调整等发展战略,为启动王府腾退保护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北京应借此机遇,统筹解决王府占用单位及住户的搬迁问题。”

“不能再拖了,再拖呀,我们对历史都没法负责任。”孔繁峙感叹道。

他认为,可以将王府建筑纳入全市的非首都功能疏解范围,协调中央有关部门,共同研究解决王府建筑在北京“老城重组”过程中的保护、利用问题。“有些问题,中央有关部门不出面,解决不了。”

占用单位要有外迁时间表

十几座王府、60多年时间,积累了大量历史遗留问题,一次性全部解决,既不可能也不现实。孔繁峙说,应先易后难,通过研究制订北京王府的保护利用规划,制订占用单位、住户外迁的时间表及修复、开放的年度时间、进度等,争取逐年解决。

孔繁峙坦言,涉及王府腾退搬迁最大的困难有两点:一个是资金,需要巨额的资金;一个是产权,原产权单位担心腾退搬迁后会失去王府的产权。

“我提案的本意是解决王府的保护问题,解决里面住户的问题,实现王府的保护和开放。”在孔繁峙看来,“恭王府就是一个榜样。产权依然是中央的,同时实现了对外开放”。

对于孔繁峙的提案,孙旭光深表赞同,“如果这些王府都能腾退出来,然后统一规划和保护,对于古都风貌,对于呈现北京的文化多样性和丰富性,将非常有意义。”

孔繁峙表示,“王府腾退后,对这些王府进行保护和维修,恢复原状。然后对外开放,挖掘其内涵,使这些文物资源为社会所用。以后系列王府参观,在北京将是一个亮点,因为只有北京有这么多的王府”。

(据《瞭望东方周刊》 高雪梅/文 周文丽/摄)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从建筑布局 看老北京的四合院居住文化

      如意门 游廊 所谓四合院,顾名思义就是院子的四面都有房屋,在历史上亦称作四合房。四合院因地域的不同,在其建筑布局......

    发布时间:03-10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